• 信用信息
  •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
  • 站内检索
>

杭州多个房东投诉蛋壳公寓“一鱼两吃”

林琳2020-02-18 11:10:00来源:都市快报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??从2月初开始,陆续有读者打进快报热线电话,他们都是和蛋壳公寓签约的房东,反映的问题也一致——因为疫情的缘故,蛋壳公寓通知房东,这个月要求免除租金。

??蛋壳公寓让我减免一个月房租

??最早打来电话的是程女士,她在武林广场附近有一间四五十平方米的小套,是父母留给她的,去年年初,因为朋友推荐,她就把这套房交给了蛋壳公寓,约定由蛋壳公寓打包修整后出租,租金每个月交付一次。

??“这套房租金3500元/月,之前蛋壳公寓还是每个月把钱打给我的,这个月初,我忽然接到他们客服电话,说因为疫情期间,要减免一个月的房租,这个月就不给我打钱了。”程女士还没来得及细问,对方就把电话挂了,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,“根本就没商量,直接告诉我一声就完事了。”

??在机场工作的陈先生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。去年9月,他置换新房,就把原本位于江干区的住房交给蛋壳公寓代为出租,每月租金5000元,说好每月结一次,在固定日期,对方会把房租打到房东的账户上。

??这个月初,先是有客服人员给他打来电话,告知他这个月遭遇疫情,房租减免一个月。

??陈先生觉得不妥,当场就提出意见:“发生疫情没办法可以理解,但光凭你们通知一声,我就要损失几千块钱,这不合理。不管你们是要做好事帮助租客还是企业自救,都应该有管理机构的认可和同意。”

??他认为,哪怕发生最坏的情况——房子没人租了,这也应该算是企业自身经营状况不好,不应该把账算到房东头上。

??“蛋壳公寓这种做法,听起来好像是照顾租客,但实际上就是拿着别人的钱在做好事。”

??房东彭女士说起这件事,情绪更加激动。

??她交给蛋壳公寓出租的房子和自家住的房子就在同一个社区,疫情期间,她去社区问过,租客都正常住在租房里,并没有离开过,而且房租是半年一交,2月份的也已经一起交掉了。

??即便如此,这个月初,她同样接到要免房租的电话,还说属于“强制执行”。

??“我们这套房子房租4100块一个月,一个季度打一次。”

??这次免房租,蛋壳公寓没有解释也没有道歉,只是简单地告诉他们,这是“规定”,但具体是哪里的规定,对方也说不上来。

??彭女士觉得,如果是租客一方确实因为疫情因素没法入住,减免部分房租也不是不行,可现在租客住得好好的,房租也交了,蛋壳公寓自作主张在房东这边减扣,就有点“强买强卖”的意思了。

??她也试着跟对方沟通,但蛋壳公寓没有门店,只有一个400的全国服务热线,打过去要么没人接听,要么回复“会记录”,之后就没了下文。

??彭女士上网查询过,发现蛋壳公司确实给武汉地区的租客免了一个月的房租,其他地区则是7到10天不等,而且,租客申请免房租条件很苛刻,如要提供无法居住的证据等,真的要减免也很难。

??蛋壳公寓否认“赚差价”

??据公开信息显示,蛋壳公寓成立于2015年1月,今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成功在美国纽交所上市。截至2019年11月30日,蛋壳公寓已在北京、深圳、上海、杭州等13城市落地,管理公寓数达43.27万间。

??虽然规模扩张迅速,但蛋壳公寓当前仍深陷亏损之中。2019年前9个月,公司净亏损达25.16亿元。三年来,累计亏损金额高达41亿元。

??目前,除了杭州的房东,北京、深圳等地也有房东遭遇“强制免租”,部分地区已经开始集体投诉。

??昨天,记者拨打了蛋壳公寓的400客服电话询问相关情况,工作人员答复说,目前确实正在跟全国各地的业主逐一协商免租方案,至于单方面强制停付房东房租的行为,自己不太了解,将反映给相关同事帮助解决问题,建议房东向公司反映具体情况。

??而针对“赚差价”一说,2月13日蛋壳公寓品牌公关部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予以否认,称蛋壳公寓不但没有“赚差价”,实际上对租客还实施了“超额补贴”,因为目前只有部分业主接受了“免租”条款,但实际领取补贴优惠的租客可能远远多于业主的数量。

??房东不同意,蛋壳公寓可以“强制免租”?

??浙江楷立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凌斌认为,对于房东交由蛋壳公寓托管转租的房屋,蛋壳是否有权以疫情为由要求房东延长租期或者减免租金,应当区别处理:

??1.在疫情发生时尚未将租赁房屋转租他人,疫情影响导致蛋壳公寓无法转租,则有权要求房东适当延长租期或者减免租金。

??2.在疫情发生时蛋壳公寓已将房屋转租他人,且承租人正常在租赁,则无权要求房东延租或减免租金。

??3.如果已将房屋转租他人,但承租人因交通管制、被隔离观察、治疗等原因暂时无法居住,在承租人向蛋壳公寓提出要求及相应证据的情况下,房东应根据承租人的要求相应的予以延租或减免租金。若承租人未提相应要求,则房东亦有权拒绝。